都市极品狂商

编辑:精彩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4 11:22:59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信息栏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唐飞亚开始变坏了,他的坏获得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;由于坏,他的对手对他敬畏三份;由于坏,他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……然而他觉得自己坏的是资本,是生存的必备,是成功的必杀技,是事业的助推济,最后……[1] 

都市极品狂商作品信息

编辑
类 别:历史军事作 者:峰信子管 理 员:全文长度:693582字
最后更新,2014-12-20文章状态,连载中授权级别,暂未授权首发状态,他站首发
总,点击数,10本月点击,10本周点击,3收,藏,数,0
总推荐数,0本月推荐,0本周推荐,0

都市极品狂商作品简介

编辑
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唐飞亚开始变坏了,他的坏获得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;由于坏,他的对手对他敬畏三份;由于坏,他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……然而他觉得自己坏的是资本,是生存的必备,是成功的必杀技,是事业的助推济,最后……

都市极品狂商作品试阅

编辑
唐飞亚无端端的要董玉丽辞职,毫无预兆,犹如晴天霹雳,惊得唐三虎一家瞪目结舌。
他把唐三虎一家人惊讶的表情瞧在眼里,神秘地笑一笑,“三叔,你别用这么惊讶的眼神瞧着我,咱们是一家人,我怎么会开除三婶呢。”
“大哥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嘛?别吓唬人好不好?”唐娜娜先缓过神来,扯着唐飞亚呵呵地笑一笑,“你快说实情吧,瞧把我爸妈惊得脸色都变了。我们家的房子按揭还没还清,经济压力大,妈妈要是失了业,那就惨到家啦,所以,妈妈很在乎这份工作的。”
听了她的话,唐飞亚心里掠起一抹疼惜,不忍心再开玩笑,冲唐三虎笑一笑,“三叔,我们要开家族公司,财务是大事,钱不能托外人来管理,财务总监非三婶不行。”
“原来如此,吓我一跳。”唐三虎拍一拍胸脯,轻吁了一口气。
“大哥,你真坏,怎么不早说,跳得我这心脏受不了啦。”唐娜娜把手缩回来,瞟见茶几上有杯子,抓起来就喝水。
董玉丽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怔怔地瞧这个,看看那个,呢喃道:“你,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她的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看样子,她的老公还很开心的样子,有点搞不懂了。
“娜娜,你跟你妈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,我去弄菜。”唐三虎放心地笑一笑,转身就进了厨房。
接下来,唐娜娜拉老妈坐好,把唐飞亚要成立家族公司的打算,决定拿唐一山的四百万做启动资金,让她和唐飞龙竞争总经理的前后经过,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当然,也把唐飞亚做鸭子的事情连带一起说了。最后,她还扯着老妈说:“妈,我大哥了不起吧,一心一意为我们唐家作想。”
董玉丽没心思搭理女儿,听完后,冲坐在沙发转角处的唐飞亚投上一抹敬服的眼神,“飞亚,娜娜说得不错,你真是太传大了,前些年,家里人那么不待见你,你发达了,却一心想带着大家致富。说实话,你爸给你的钱,完完全全是属于你个人的资金,你却拿来开家族公司,让你大家都跟着沾光。三婶这辈子很少服人,对你是不得不服。”
她的确是服了,还是敬服,按她的想法,唐飞亚发达后不计唐家老少的仇就已经不错了,还帮这个安排工作,帮那个创业,现在还拉着大家办公司,实在太难得。她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个夫家的侄子了,只好用真诚来表达敬服。
唐飞亚被得有点心不好意思了,脸一热,双手一摊,“三婶,我开家族公司,并把大家都纳为股东也是有私心的。”
“大哥,你有什么私心?说来听听。”唐飞亚玩味地笑说道。
唐飞亚非常认真地说道:“单凭我一个人怎么富裕,都改变不了穷人家的身份,只有我们家的人都富了,别人才会认为我是豪门人家的人。说直接一点,我现在娶了豪门女吴亚玲做老婆,她的娘家人瞧不起我的亲戚,也瞧不起我,如果我能让你们大家都富起来了,她会对我及我的家人刮目相看。外面也不会有人说我是靠她们吴家发家致富的窝囊废。所以,我们这次只允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三婶,财务是公司的命脉,我希望你能担起这副重担,把好财务关。”
他说得声情并茂,最后还把话题引到正事上来,对情绪的影响也不是太大。
董玉丽郑重承诺道:“请放心,就算不是我们的家族企业,本着职业道德,我也会尽心尽责。”
唐飞亚说:“那好,三婶明天就从我的公司辞职,然后帮着物色几个靠得住的财务人员。最近,我会从那四百万的启动资金中拿出十万来放到你的账户上,前期的费用就直接从你这里支取。等公司注了册,有了公司账户,我再把那四百万全部打入公司账户。”
董玉丽郑重地答应道:“好,一切都听你的安排,我会把好这个关的,就算是公司没有正式成立之前,不该花的绝对不乱花,大额款必须要你签字才能发放。”
唐娜娜笑说道:“那我要是顺利地打败唐飞龙,出任总经理,想请客的话,能从这四百万中支钱么?”
“你想得美,想请客自己掏腰包。”董玉丽开了一句玩笑,站起身来,冲唐飞亚笑说:“我不跟你们聊了,得去给你们做好吃的。”说完,便乐呵呵地进了厨房。
唐娜娜等老妈进了厨房,挪到唐飞亚的身边,压低声音,“大哥,正事说完了,咱们讨论一件歪事。”
她说得有趣,把唐飞亚逗笑了。
唐飞亚瞅她一眼,“什么样的歪事?”
“关于刘金丽的歪事,你打算怎么安排这个女人?”唐娜娜的双眼扑闪扑闪地眨着,不等唐飞亚回答又说:“这个女人道德败坏,按理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,大哥你怎么会对她的事上心呢?”
唐飞亚淡然一笑,“娜娜,我要是说仅仅出于同情想帮她改过自新,你相信吗?”
唐娜娜莫测高深地笑说:“也信,也不信。”
“怎么说?”唐飞亚对这位堂妹的话来了兴致,倒想听听她有什么说道。
唐娜娜虽然学历不高,却从小在人堆中长大,阅人无数,对于唐飞亚的性情也动了一些心思。单就刘金丽这件事,她还是对唐飞亚的目的进行过猜测,此际,她想印证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。
她装模作样地想了一想后说:“刘金丽的确可怜,但也可恨。大哥觉得她可怜,想帮助她脱离困境,这是我相信的理由;然,她也有可恨之处,还无耻,这种人帮了没多大意义,我相信大哥你也是看清她这点本性的,这是我不相信的源头。”
“那你到底是相信还是不相信?”
“将信将疑?”
“疑什么?”
“我怀疑你有所图。”
唐飞亚被说中了心事,假装镇定,淡然一笑,“她有什么能让我图的?”
“大哥,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想对付那个黄以岭,或者跟他的家人有过节?”
“娜娜,你知道三国演义当中那个杨修是怎么死的吗?”
唐娜娜虽然读书少,《三国演义》的电[视剧却是看完了的,也看过这部电视剧的网上评论,稍稍想一想后说:“聪明死的。”
“对喽,人呀,有时候别太聪明,否则会有麻烦。”唐飞亚玩味地笑一笑,“大哥的心思你别猜,就算猜中了也别说。特别是以后咱们共同经营公司时更不要乱猜,还要学会管住自己的嘴。”
他跟这位堂妹相处的时间不长,交流得也不够,只知道她以前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小年轻,还爱拨弄是非。所以,他想借机给她敲敲警钟,免得以后有大麻烦。当然,他并没有一本正经地说这件事,而是以玩笑的口吻,像开玩笑。
唐娜娜的神情随即一变,心一颤,“他是在警告诉我呢,说得也是,他的事业有成,心气自然高,以后他还会是我的上司,他的事我还是少猜,上意难测,我还是少管闲事为妙。”想到这里,她笑呵呵地说道:“大哥,我不聪明,所以不会有杨修那样的下场。你的心思我想猜也猜不准,只是对刘金丽这件事好奇。你要是不想说就不用说,想让我帮着做什么事就直接说。”
“关于刘金丽这件事,我还真想请你帮忙。”
“怎么帮?”
“把你的店子盘给她,钱由我出?”
“你,你……”唐娜娜想问他为什么要帮刘金丽出钱,但是触碰到唐飞亚的那抹溢满神秘感的眼神,她忍了,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,笑一笑,“好,我听大哥的就是,这店也值了不几个钱,并且还是你帮我出的钱,这钱我就不要了。”
唐飞亚正色说道:“这个不行,就算是当初是我出钱帮你盘的店,那也是属于你的私有财产,我现在要盘给别人,这钱肯定得出,否则我心难安。”
“那好吧,我明天就去盘点,然后给大哥报一个价。”
“那好,这件事说定了。”
“那你今天晚上需要约一下刘金丽吗?”
“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对吗?”
“我都安排她跟我的店员住一起了,肯定有她的联系方式,我现在就给你。”
唐娜娜还真的耐住了好奇心,不再问东问西,把刘金丽的联系方式给了唐飞亚。
随后,这对兄妹也只谈一些闲话,讲一些时尚的东西。
吃饭时,唐飞亚又跟这一家子说了一些开办公司的事宜,还叮嘱董玉丽最近要监督唐娜娜认真学习,并要尽快把可行性报告拿出来。
唐娜娜以前在吴亚玲的公司上过班,也参加过公司的主管培训,多少有点见识,对这件事倒是很有信心。
董玉丽以前也在大公司干过,懂得一些策划流程,当然愿意尽全力帮助女儿,欣然地回复了唐飞亚,并请他放心,她会帮女儿成为胜利者。
该说的都说了,接下来就是海吃山喝,一家子人乐呵呵地吃了一顿饭。
饭后,唐飞亚少坐片刻便找个借口离开了。
他找了一家清静的茶馆,要了包间,打电话把刘金丽叫了来。
刘金丽也搞不懂唐飞亚为什么要帮自己,想弄明白这个男人的意图。在她的理念里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的,总认为男人对自己好是有目的的,所以,她想当然地认为唐飞亚对自己有所企图。
当然,她对唐飞亚颇有好感,接到电话后,换了一套漂亮的纯绿色连衣裙,化了淡妆,拿着小皮包,依然一副时髦女的形象出现在唐飞亚的面前。
唐飞亚很客气地请她入了座,请了茶,笑夸:“刘小姐,你真有心,钱被人收了,漂亮的衣服却带了出来,瞧,你穿这身衣服气质就全出来了。”
“呵呵。”刘金丽淡然一笑,“都是残花败柳了,谈不上什么气质啦。”
“你对自己的评价就这么低吗?”
“我说的是事实,这些年,我长期自暴自弃,把自己糟蹋得不成样了。”刘金丽的唇角边掠起一抹自嘲的笑意,“说实话,就算这次没有发生跟你弟弟这档事,黄以岭也会把赶出来的。”
“他为什么要赶你走人?”唐飞亚的浓眉轻挑,唇角扬起一抹饶有兴味的弧线。他对黄以岭这个对手的事情非常感兴趣,甚至可以说非常想听刘金丽说黄以岭的情事。所以,他满眼的期待,期待着刘金丽的下文。
“道理很简单,像黄以岭这种男人,换女人是家常便饭。”刘金丽那烟薰的睫毛微微下垂,在那张艳丽的脸上拉下一道道阴影,眼里划过一丝悲凉,苦涩地说道:“我跟他也有一年多了,这张脸对于来说没有新鲜感了,我的身子对于来说已经没有了吸引力,他甚至嫌我的胸下垂得厉害。嘿嘿,老娘还为了讨好他,专门去隆过胸。”说着,她把衣领拉一拉,扯一扯,本来就隆得老高的胸微微颤抖出诱人的波浪。
唐飞亚的目光没有移开,盯着她的胸暗暗骂道:“娘的,这个女人已经不能用骚来形容了,她在男人面前已经没有了羞耻感,她愿意露就露吧,老子就当没看见。”不过,他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刘小姐,咱俩今天才认识,不用这么大方吧。”
“我不是骚得没谱的女人,只是想跟你说事实。”刘金丽没有半点不自在,更不见她有半点羞涩,摸一摸她自己的大腿又说:“那货更过份的是一年之内逼我去做两次膜,他喜欢破膜的那种感觉,却让我受罪。最近,他再次要求我去做膜,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,他恼羞成怒,说是要赶我走人。所以,就算不发生今天这件事,他也会把我赶出来。”
“原来如此,看来我那弟弟并不是罪魁祸首,我稍感欣慰。”唐飞亚灵机一动,眼里划过一丝狡黠,又说:“我原来以为是我弟弟把你害到这个地步的,所以想弥补你,现在看来不用了啊。”
“你原本打算怎么弥补我?”刘金丽笑问。
唐飞亚说:“我是想把我妹妹的店子盘给你来做,现在看来不用多此一举了。”
刘金丽暗骂自己是蠢货,歪招坏事了。她原本是想说一些疯话作为勾搭他的前奏,露胸,说男女**都是出于这个目的,看来这招用岔了,起到了反作用,不过后悔没用了,还是争取获得他的同情,把那家店子拿到手再说。她想了想后说:“唐先生,我不图你的店子,但是,如果你妹妹不想做了,我倒是可以接手,只是我现在没有钱。”
“你真想盘我妹妹的店子?”
“关键的是你想帮我盘这家店子吗?”
“刚才已经说过了,我弟弟没有害到你,所以我不需要弥补你什么,那现在我凭什么要帮助你?”
“那咱们做个交易吧?”
“你拿什么来跟我交易?”
唐飞亚占据了上风,咄咄逼人,口风一点都不松。
刘金丽被他说得有种窒息的感觉,想想也是,她除了这副看着还算漂亮的脸蛋,以及用心保养的身材,除此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拿来跟别人做交易的了。
她觉得唐飞亚绝对没有看上她的姿色,但是,她却肯定这个男人对自己有所求,否则不会这么相帮。
她原本是想试他的口风,他的嘴却很紧,硬是一点口风都没有露出来。
她无法了,只好大胆地再试一试了。装模作样地挤弄出一抹羞色,她说:“那我做你的女人吧,不管什么身份都行,做三也可以。”
“你真无耻,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想上你。”唐飞亚没有说得大义凛然,而是玩味地笑一笑,“你真以为你的漂亮能吸引到我么?”
“那你想让我拿什么跟你交易?”刘金丽恨自己不会说话,否则也不会弄得这么被动,眼前的这个男人明明有所求,却弄成她主动求着跟他交易,太被动了,却无法扭转局面,那只好听他接下来怎么说了。
“我有说过一定要跟你交易吗?”唐飞亚依然咄咄逼人。
刘金丽双手一摊,“唐先生,我知道自己斗智斗不过你,也知道我对你还有点用,你就别玩我了,想让我为你做点什么事就直说吧,只要是能办到的事,我就尽全尽力为你去办。我现在的确身无分文,走投无路了,需要你的帮助,像我们这种人是没有朋友的,这种时候是没有人愿意帮助我的,我需要跟你做交易,换取生存下去的机会。”
她讨饶了,服输了,摆出任由摆布的姿态来了。
唐飞亚也想见好就收,正色说道:“我想让你从此改过自新,做正当职业,别再出卖你自己去换钱了,说穿了就是别再靠这张漂亮的脸去害人了,做得到么?”
“我早就想跟过去说再见了,却没有机会。”说着,刘金丽的双眼泛起泪花,满脸的悲情,这回却不像是装的,揉一揉眼,哽咽似地说:“你以为我想过那样的生活吗,每次被男人任意糟蹋,用各种方式来折磨时,我都想死的心都有,但是我却没有死的勇气。唐大哥,我知道你是好人,你就帮帮我吧,别再玩我了。”
“我不想玩你,想帮你是真,想利用你也是真。”唐飞亚想换一种方式来征服这个女人了,因为,他看到了她有认错的想法了,证明她的良心还在,这种人是可能帮一帮的。
“那你想怎么帮我?”刘金丽终于能松口气了。
唐飞亚说:“我想帮你做正当行业,我妹妹的那个店子我会帮你盘下来。但是,我的确有事需要你帮忙,只是你不能问得太多,只要按我说的去办就行了。”
“你要让我做什么事?”刘金丽试探着问道。
“你能把你过去陪过男人的经过写出来么?”唐飞亚稍做停顿后才继续说:“重点把你陪的那些官场中人的经过,以及时间都写出来,别问我有什么用,能写出来就写,写不出来也不勉强,就算你不答应,我也会帮你盘店的。”
“唐大哥,我可以帮你,但是,这些没用,无凭无据,拿出去人家说你是闹着玩。”刘金丽已经猜到唐飞亚的目的了,眼珠转一转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我在这个行业中也算是前辈了,朋友没有,找几个人套点话,花钱买点花边新闻还是能办得到。如果你想要这方面的东西,我可以帮你弄,照片,手机视频都可以弄来,还可以找一些做三的女人……”
“行吧,那就这么说定,我明天就帮你把店盘下来,你帮我做这件事,不过要隐秘。”唐飞亚挥手打断了她的话,因为她已经完全明白了,不需要说得太多了。
“放心,我一定帮你办妥这件事。”刘金丽心安了,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太简单,根本不费力。
唐飞亚又说:“主要对象是黄以岭家的那些人,其他人的风流韵事能弄就弄,弄不到也不勉强。”
原来他是想要黄家那些官的风流韵事的证据,刘金丽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地,这事对于她来说太简单,可以说手到拿来,她轻吁一口气,“黄以岭家当官的很多,好多都跟我有过那种关系,我也知道他们分别养着那位女人,放心吧,我一定能帮你弄到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这次,她又想当然了,认为唐飞亚跟黄家人或者是对手,或者唐飞亚是卧底警察,或者……总之,她现在无法确定唐飞亚的身份,只知道他要这些东西有大作用。她觉得这个男人一脸正气,帮他有好处,当然,她也识趣,他不说的事绝对不多问一句。
话多必失,唐飞亚也不想多说了,拿出两千块钱来放到她的面前,说道:“我身上就这么多现金,你留着花,三天之内我把我妹的店面盘下来,希望你好好地做,如果还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,我会尽力帮你的,我交待的事你尽力就好,办不到也不勉强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化 出版物